凤凰卫视专访亚投行行长金立群

北京:男子逃票坐地铁 推倒地铁职工致其晕倒|男子|转发

大仙般的战争逻辑,小丑似的战争结局——再读抗美援朝史

近日,读到关于抗美援朝的历史,其中有一段评价美国武装干涉朝鲜内战政策的内容读来深有同感,也甚感有趣,大意如下:朝鲜人民要解放朝鲜,美国总统杜鲁门说这是朝鲜人侵略“朝鲜”,而命令美军去“保护”。正如台湾明明是中国的领土,美国第七舰队竟然“在该地区执行合法而必要的任务”,杜鲁门还公然“命令第七舰队阻止对台湾的任何攻击”,这是什么逻辑?真是大仙般的战争逻辑!

一个对解放朝鲜没有贡献的国家理直气壮阻挠朝鲜统一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苏军迅速攻入朝鲜,解放了朝鲜北半部。美军是9月8日才开始进入朝鲜南半部,此时日本已经宣布投降快一个月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军对朝鲜的解放没有任何贡献。没有贡献也就罢了,还不让人家顺顺利利地统一。苏联曾经提议苏美两国军队在1948年初同时撤出朝鲜,给朝鲜人民自己组织政府的机会,而美国政府不但拒绝讨论,反而在朝鲜南部一手导演成立大韩民国。在此背景下,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正式成立,朝鲜南北双方陷入分裂。1948年9月,苏联通知美国,苏军将于1948年12月底之前全部从朝鲜撤军,建议美军同时撤军。苏军如期撤出后,美军处于非常尴尬地位,拖泥带水直到1949年6月29日才全部撤离朝鲜。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全面爆发,朝鲜人民军一路高歌猛进。怎么办?美国的反应是立即下令美国海军和空军部队向朝鲜出动,“毫无限制”地攻击三八线以南的朝鲜人民军部队,支援南朝鲜军作战。为给武装干涉朝鲜内战找借口,美国盗用联合国名义,在苏联代表和中国合法代表缺席的情况下,操纵联合国通过一系列非法决议,组建了“联合国军”,并任命麦克阿瑟为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又任命沃尔顿·沃克中将为侵朝美军司令兼“联合国军”地面部队总指挥。值得一提的是此两人在侵朝战争中的下场都很凄惨,前者被解除指挥权,曾经的辉煌荣耀灰飞烟灭;后者未战死在沙场上,却在兵败仓皇逃窜途中死于车祸,真是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帝国主义是很凶恶的”

中国一直认为朝鲜统一问题属于朝鲜民族内部事务,朝鲜战争是内战,外部势力不应干涉朝鲜内政,中国完全超脱事外。没想到的是美国的武装干涉最终还是把中国拖了进去,让中国人民不得不发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呐喊。首先,美国政府派遣军队入侵朝鲜导致朝鲜战争性质发生根本变化,由内战转变为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美国将其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前哨推进至亚洲大陆,朝鲜战火向周边蔓延,中国安全受到极大威胁。看看今天北约东扩,俄罗斯是如何坐立不安就明白了。其次,美军不断侵犯中国领空,向中国进行战争挑衅。从1950年8月27日开始,美军不断侵入中国东北边境地区领空,对中国城镇、乡村进行侦察、轰炸和扫射,造成中国居民的一系列伤亡,进而发展到美国海军在公海上武装截击中国商船。这是美国侵朝战争扩大化的一个信号,面对中国政府的抗议和控诉,美国政府先是矢口否认,实在掩饰不过去就表示这只是“失误”。不知你想到了什么,是的,我们都想到了1999年美国“误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看来这是美国的“传统”借口。第三,最刺痛中国的是美军入侵台湾。朝鲜战争爆发两天后,杜鲁门发表总统声明:“我已命令第七舰队阻止对‘福摩萨’(美国称台湾为‘福摩萨’)的任何进攻。‘福摩萨’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本的和平解决或联合国的审议。”台湾是中国领土毋庸置疑,无论是开罗宣言还是波茨坦公告,就连台湾的蒋介石都承认这一点,美国突然来这一手非常无理霸道地将美国武装干涉朝鲜内战与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生生捆到了一起。回想起半年前杜鲁门的表态,不得不感叹美国人的“变脸”堪比中国川剧特技变脸。1950年1月5日,杜鲁门曾发表声明:“美国对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掠夺的野心。现在美国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亦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的局势。”言犹在耳,瞬息即变。毛主席1949年8月说过一句话“帝国主义是很凶恶的”,真是一针见血。局势已经严重威胁到中国领土主权和安全,中国不得不做出反应,或者说,是反抗。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美军实施仁川登陆后,朝鲜战局发生众所周知的大逆转。1950年10月15日,麦克阿瑟自信满满地向杜鲁门汇报:朝鲜战争将在感恩节前全部结束,美军主力部队则可以在圣诞节时撤回日本。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四天后,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并力挽狂澜!

今天,如果充分熟知那段历史,那么我们为志愿军官兵点多少个赞都不为过,因为他们是在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中打败了侵略者,因为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入朝作战的志愿军是“一军对三军”,即陆军对付敌人的陆、海、空三军,且装备差距悬殊。美军部队装备高度现代化,坦克、装甲车、各种火炮应有尽有,而志愿军既没有空军(后期仅有少量空军参战),也没有海军,没有坦克,没有摩托化装备,防空和反坦克武器也很少。有一个直观数据的比较,志愿军一个军的火炮加起来还不如美军一个师装备的数量多。后勤保障在美空军的轰炸封锁下极为薄弱,团以下单位的作战、生活物资均靠步兵携带,这也是志愿军不得不采取“礼拜攻势”的真正原因。

第二次战役期间,志愿军第9兵团分割包围了长津湖地区美军部队。长津湖地区是朝鲜最为苦寒的山区,1950年又恰逢朝鲜百年不遇的严冬,至11月下旬,气温已降到零下30度左右,四处全是白雪茫茫。令人唏嘘的是第9兵团长期在气候比较温和的华东地区驻扎和作战,缺乏高寒战区生活和作战的经验,加之入朝时间仓促,战士们连防寒服装还来不及换,就穿着薄薄的棉衣、解放鞋,戴着大盖帽,来到了朝鲜战场。时任第27军政治部保卫干事的王明清回忆道:“不少战士被冻坏手脚、耳鼻,非战斗减员近三分之一。冻伤倒下的战士自觉地爬到路边,留出大路让部队前进。” 战士几天吃不上一顿热饭,经常是吃一口炒面一口雪,连热水都成了奢侈品。武器方面,每个团只有八九门老式火箭筒,用于火力突击的重炮连一门都没有,只有中小口径的迫击炮掩护步兵冲锋,当严寒天气下,迫击炮70%不能使用,许多步枪、机枪枪栓被冻无法击发。

即便如此,志愿军还是把16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打得找不着北。在这次作战中先是围歼美英两军组成的约1000人的德莱斯代尔特遣队大部,迫使其中200多人投降;其后新兴里战斗,全歼美第7师第31团,其被缴获的团旗至今仍保存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进而围追堵截,给予美军“王牌”陆战第1师以歼灭性打击。时任美军第57炮兵营营长曾顿斯中校回忆:“陆战队员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众多的中国人蜂拥而来,中国人一次次顽强进攻,尽管陆战队的炮兵、坦克和机枪全力射击,但是中国人仍然源源不断地拥上来。他们视死如归的精神让陆战队肃然起敬。”战后,美国人把长津湖之战称作“陆战队历史上最为艰辛的磨难”。

抗美援朝战争结局如何呢?志愿军连续发起五次战役,给予敌人以重大杀伤,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彻底打破了“联合国军”占领全朝鲜的幻想,迫使侵略者不得不坐在谈判桌前。那位签字的美国将军,我们不一定记得他的名字,但一定记得他的感受:“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和痛苦。”美国知名的政论著作家约瑟夫·格登,在他所著的《朝鲜战争——未透露的内情》一书引言中,开篇就说:“朝鲜战争是美国第一次没有凯旋班师的战争。美国使朝鲜处于僵持状态,同中国这个庞大而落后的亚洲国家打成了平手。”

抗美援朝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也是一场证明正义将终战胜邪恶的较量。美国强扯“联合国军”这块遮羞布,武力干涉朝鲜统一,严重威胁并一再挑衅中国,没有半点正义可言。麦克阿瑟后来称:“我与联合国的联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形同虚设……仿佛我统率下的部队都是清一色的美国人。我的所有通信系统都通向美国的最高统帅部。”我们都明明白白地看到了,中国人民取得了抗美援朝伟大胜利,维护了正义,稳定了朝鲜的局势,保卫了中国大陆的安全,维护了亚洲及世界的和平。这60多年来,无论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还是对于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北京:男子逃票坐地铁 推倒地铁职工致其晕倒|男子|转发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